<ruby id="3xz3r"></ruby>

<address id="3xz3r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3xz3r">
<sub id="3xz3r"></sub>

<noframes id="3xz3r"><form id="3xz3r"><th id="3xz3r"></th></form>
<span id="3xz3r"><span id="3xz3r"><video id="3xz3r"></video></span></span><noframes id="3xz3r">
<noframes id="3xz3r">

    <noframes id="3xz3r">
    當前位置 : ? 機構設置 >> 黨政機構 >> 辦公室

    資訊內容 / INFORMATION CONTENT

    當前位置 : ? 新聞資訊 >> 資訊正文
    山西藝術職業學院華晉舞劇團楊濤登上2015年央視春晚
    來源: 山西藝術職業學院 2015-03-09

    原標題: 90后山西男孩登上春晚的背后 

        218日晚11時許,一位身姿曼妙、風姿綽約的山西籍美麗“女子”在“2015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”的舞臺上驚艷亮相?!八彼硌莸墓澞繛閼蚯独鎴@芳華》中的“踩蹺”片段,是山西華晉舞劇團所打造的舞劇《粉墨春秋》中的經典片段。

    短短幾十秒的表演,“她“穿著約三寸長的繡花鞋,在凳子上蹦跳不止,如行云流水,令人嘆為觀止。而這位婉轉美麗的女子,居然是個男兒身。

    初登春晚

        這位踩蹺表演者名叫楊濤,1990年出生,是山西平遙人。他16歲在太原幼兒師范學校學習舞蹈,19歲進入到山西藝術職業學院,學習五年后留校,目前就職于山西華晉舞劇團。而陪同楊濤一起進京的還有他的同伴“90后”男孩李卓遠,他是運城聞喜人,1991年出生,學習舞蹈已經12年了,畢業于山西藝術職業學院,于2009年進入山西華晉舞劇團。

        楊濤和李卓遠這兩個“90后”男孩年紀不大,成就可不小,他倆還隨團參與了國家交流任務,分別在2012年至2014年期間前往澳大利亞、新加坡、韓國、法國、哈薩克斯坦進行演出,還參加了十余個全國各大電視臺的節目錄制,在一些各大節目的比賽中,也屢屢獲得第一名的成績。而楊濤還在201411月份的APEC晚會上表演了“水袖功”,為各經濟體的領導人盡展山西舞蹈者的風采。

        楊濤表示,春晚的舞臺,他很向往,也是自己一直以來的目標,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自己能登上春晚的舞臺?!按舜紊洗和?,我是在向全國人民匯報,身上承載著巨大的責任,自己特別的緊張?!睏顫f。

        而李卓遠雖未和楊濤一同登上春晚的舞臺,但他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:負責與導演溝通交流。李卓遠說,“因為我也是舞蹈演員出身,所以和導演溝通起來比較容易,而且楊濤所表演的片段有一定的危險性,我便及時與導演溝通楊濤在表演中的燈光、位置等因素?!?/span>

    李卓遠雖然沒有上臺表演,但他卻比楊濤更要緊張。當楊濤走上舞臺的那一刻,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,用他的話說,心里仿佛有無數只小鹿在亂跳。而當楊濤成功表演完并下臺回到后臺的那一刻,李卓遠提在嗓子眼的心才放下。李卓遠說,“雖然自己知道楊濤一定能夠表演成功,但還是抑制不住自己緊張而激動的心情,因為,這是春晚的舞臺?!?/span>

    圓夢進京

        山西華晉舞劇團副團長劉文介紹,去年年初,山西華晉舞劇團受邀參加《我要上春晚》欄目。幾個月來,他們不斷刻苦練習,過五關、斬六將,經過初賽、復賽和年前的總決賽,從而獲得了央視春晚的邀請函。

        在6月初的初賽中,山西華晉舞劇團的一行14名演員身著白衣、面掛紅髯,表演了《粉墨春秋》精彩舞段“髯口功”。10月份的復賽中,山西華晉舞劇團以舞劇《粉墨春秋》精彩舞段“綠珠紅袖”精彩亮相,水袖的婀娜柔美,踩蹺舞動驚險奇絕,贏得觀眾和評委陣陣贊嘆,最終成功晉級年終總決選。而在總決賽中,“髯口功”和“水袖功”齊上陣,最終于119日獲得春晚的邀請函,把戲劇中的精彩華章呈現在央視的舞臺上。

    當被問及是否想過能登上春晚的舞臺時,劉文顯得很有自信,“決賽環節,我們是八個參賽團隊中唯一獲得央視春晚邀請函的,我們參加《我要上春晚》節目,用的是《粉墨春秋》中的經典片段,它是集觀賞性、藝術性為一體的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一部舞劇,藝術水準是很高的,幾乎席卷了全國所有的高級別文藝獎項,并進入國家文化出口重點項目,讓舞劇表演開疆拓土到了國外。所以,我們對上春晚表演很有信心?!?/span>

    苦練“踩蹺”

        楊濤在2015年春晚舞臺上所亮相的女兒身并非反串表演,而是“男旦”?!澳械庇兄爬嫌凭玫臍v史,是戲曲里的一個專用詞,就是戲曲里男扮女裝、男唱女腔的角色,是戲曲表演形式之一,在中國古典劇史上曾是一個重要的存在和主流的構成。

    楊濤告訴記者,古代,中國因為受儒家思想影響,女子無才便是德。所以女人不可以拋頭露面,但是在舞臺上也得有女性角色,所以就出現了男旦。選擇讓男孩兒來表演,就是還原戲曲本來的美。

        而楊濤這個大男孩扮起來女相,也經歷了千辛萬苦。楊濤是在2011年為排舞劇《粉墨春秋》而練習的“踩蹺”。他雖是舞蹈演員出身,但練起戲曲來并不如魚得水。楊濤一開始知道自己要演男旦時心里很難接受,但作為舞蹈演員,舞臺上需要什么角色,演員就義不容辭去演繹詮釋這個角色。楊濤很快地調節了自己內心的情緒,沒有太多地去猶豫該怎樣適應這個現狀,馬上就投入到怎樣表演和揣摩這個角色中了。

        楊濤表示,團長和老師不斷幫他分析人物角色,不斷引導他,并讓他不斷觀察生活中活潑女孩的舉動,以此來分析她們的心理,并找到靈感?!霸趧倓傞_始的時候,模仿男旦比較吃力,并且讓別人看著很不舒服,但我不斷地告訴自己,我一定會成功的?!睏顫龍远ǖ卣f。

    “踩蹺技術難度大,戲曲中很少有人去練。我本身是男孩,腳比較大,穿起來三寸的鞋子比較痛苦,起初我先適應鞋子,只能站起來站一會兒,再休息一會兒。等我適應了鞋子后,才能開始練。當時感覺我的腳都快斷掉了。后來我漸漸練習走路,一點一點適應鞋子,后來站在板凳上去練,并練一些有難度的技巧。最后在椅子上表演?!睏顫f,“后來我在舞臺上演出,不斷地磨煉自己,鍛煉自己,我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成長的?!?/span>

    成功背后

        楊濤在春晚舞臺上幾十秒鐘的表演精彩絕倫,而臺下他卻付出了艱辛的汗水。短短一個月的春晚排練,楊濤和李卓遠這兩位“90后”男孩雖然很是艱苦,但他們的內心卻是暖的,他們不斷地告訴自己,有再大的困難也都要咬著牙去克服。

    雖然楊濤的“踩蹺”技術做起來已經得心應手,但要在春晚的舞臺上獻演,他依舊認真練習著每一個動作。李卓遠告訴記者,剛開始排練,每天都要從早上9時一直排練到晚上12時許,只能睡幾個小時。他倆幾乎一整天都在臺里排練。春晚的演員很多,時間也有限制,他們自己的問題則需要自己克服。

        而到了飯點時,他倆正在彩排,每每都來不及吃盒飯,有好多次都是吃的涼飯,而且因為化妝所占用的時間,楊濤一天只能吃一頓飯,更別提能來得及喝上一口水了。排練期間他們都感冒得很厲害了,但他倆還是克服了一切困難,堅持了下來。

        “父母親很擔心我們,有時候感冒咳嗽得厲害,我都不敢接父母的電話,只是編個短信過去,讓他們安好,生怕他們擔心而跑來北京?!崩钭窟h說?!暗覐牟缓蠡?,在北京的這一個月我學到了很多的專業知識,也開拓了眼界,提高了自身的修養和人際交往能力,對自己的成長有著很大的幫助?!?/span>

        “在春晚的彩排中,我見到了許多國內一級演員、編導等老前輩,學習到了很多專業知識,從這臺晚會對程序、燈光、舞美的要求,對自己的專業有著很大的幫助,下一步,我們會努力讓中國的戲曲藝術變得更加豐富,讓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喜愛它,我還將和團隊不斷在全國乃至世界演出,把中國戲曲的魅力帶出國門?!睏顫f。